从《幸运52》、《开心辞典》到《一站到底》,益智类节目让答题流行起来。《最强大脑》这类科学真人秀,让观众看完之后怀疑自己的智商。这两类节目的代表知识难度的两个极端:前者零门槛,考的是常识,地理历史人文,大家多少了解点;而《最强大脑》则是地球最天才的人类对决,观众只能不明觉厉。不过就像考试一样,难度太低容易让人无聊,太难则容易让人放弃,适当难度的脑力运动才是最让人有兴趣参与感的。

2016年以来,烧脑类网络综艺节目逐渐成为各大视频平台内容布局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目前,网络综艺似乎也刮起了一股脑力风:烧脑、脑力、脑洞跟脑相关似乎已经成为了这段时间网综的一个标配。综艺不再只是为了搞笑而存在,也可以让你在观看的同时小小地开动一下脑筋。

但随着同类型节目的扎堆涌现,要想在同质化严重的综艺市场中突围而出,创新意识和深度思考是不二法门。

细数热门的网综,《奇葩说》、《明星大侦探》、《胜利的游戏》等皆属于烧脑网综,开发出了花样各异的新模式。过往一段时间,我们总觉得:压力大,年轻人需要娱乐,尤其是简单、粗暴的娱乐;你别让我思考,让我哈哈一乐就可以了。但《明星大侦探》、《胜利的游戏》等节目在网络流量上的强势收割似乎在告诉我们,观众已经不再仅仅满足于单纯的视觉取乐,而是有了更高层次上的精神追求希望通过推理烧脑来完成一次智力震荡上的享受。

近期,由企鹅影视与深圳日月星光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制作,腾讯视频独播的网综《脑力男人时代》就是烧脑类节目的又一次创新尝试。

这不,继《脑力男人时代》登陆腾讯视频后,优酷最近上线了一档急智问答脱口秀《脑大洞开》,以答题的形式来开脑洞,又是一档跟脑扯上关系的网综。脑力也好,脑洞也好,无疑都在试图攻占脑这片蓝海。

该节目开拓了思维综艺的创新之旅,以烧脑脱口秀这一全新形式展示知识综艺化的魅力,用烧脑的形式让嘉宾与受众展开互动,使知识与内涵重新回归文化传播的主旋律。

不搞话题,不扯CP,也不见撕X,是什么让脑力综艺在2017年的综艺节目中化成一股清流?推理烧脑类综艺的热播是市场真实需求的反应,还是昙花一现的短暂虚火呢?

从形式上来说,《脑力男人时代》是国内唯一一档集合了各种题型来烧脑的棚内脱口秀,其创新性与开拓性使之在网综时代更具特色,播出期间口碑与关注度节节攀升。

脑力成了当下综艺的标配?

百度指数峰值达108W,微信指数峰值达16.3W,主话题阅读量11.7亿,讨论量137.8W,子话题阅读量累计18亿。

《最强大脑》、《一站到底》、《芝麻开门》等常态节目在周间综艺带的持续活跃;《汉字英雄》、《中国成语大会》、《中华好诗词》等国学文化知识类综艺的纷纷出现;《明星大侦探》、《胜利的游戏》、《饭局狼人杀》等烧脑、推理类网综的蓬勃生长,益智类节目从冷门类型到高速崛起,似乎在宣告这一类型春天的到来。

节目虽于近日收官,其流量仍然在腾讯视频的强大运营支撑下持续攀高,足以证明它成为了烧脑综艺成功的开拓者。

此外,政策也给了益智类节目优渥的发育土壤。刚刚过去的6月1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文《总局进一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创作播出管理,对网络视听节目的创作播出提出进一步要求,包括价值观、审美底线、语言文字用法、审核把关机制等,同时再度强调网络节目与电视节目坚持同一标准、同一尺度,不允许在广播电视播出的节目,同样不允许在互联网上播出。总局针对网络视听节目的全面政策收紧,可以视为让网络益智综艺迎来了最好的发育时机。

而作为一档全新形式和内容的综艺,摆在《脑力男人时代》面前的首要难题是开拓人群。令人欣慰的是,节目出色地攻克了这一难题。

《饭局的诱惑》狼人游戏是烧脑的;《火星情报局》的大背景和提案也是在开脑洞;《奇葩说》以辩论的形式围绕着一个问题开动脑洞进行辩论;《脑力男人时代》由明星嘉宾解答一系列烧脑的题目,寻求题目答案,更类似于大脑的挑战;《脑大洞开》则是将网友们的喜闻乐见的神回复,给出不一样的答案,属于开动脑洞类型;播了两季的《明星大侦探》是将烧脑的标签构建得最牢固的一档网综了。基于推理类节目自带的属性,每位玩家都在尽自己所能地动用脑力,也给观众们带来了烧脑体验。

具体而言,对知识竞技、智力比拼着迷的高智商答题控,对热爱动脑的人群心存敬畏的吃瓜群众,以及广阔的泛娱乐用户形成了由内而外的同心圆观众结构。

除了整档节目都在诠释脑的演播室综艺之外,户外真人秀其实也融入了不少剧情式的背景和间谍等设定。甚至连《快乐大本营》里都出现了谁是卧底、狼人杀这种烧脑环节。

从示范期到最后一期,弹幕和评论都展现出节目成功网罗三大圈层用户的趋势:核心用户与节目黏性不断增强,边缘吃瓜群众向核心用户趋近,泛娱乐用户将对节目的兴趣点由泛娱乐向节目本身转移。

只要跟脑扯上关系,节目就能收视高、播放量大,并且受到好评吗?

立足参与感与互动性,精准锚定高智商群体

《奔跑吧》邀请马东做嘉宾那期,也玩起狼人杀游戏,试图用烧脑特辑第二弹来创造话题,可是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几位MC尴尬的演技,使得收视掉到了历史最低1.6;《极限挑战》除了原本设定的烧脑情节之外,因为黄渤、黄磊、孙红雷等人真的会玩,自带烧脑属性,使得《极限挑战》一直受观众追捧。如此看来,并不是所有的综艺都适合玩烧脑。

从《幸运52》《开心辞典》,到《以一敌百》《一站到底》,以往的益智类节目通常以考核选手的文化知识与生活常识为主,并极力营造比赛的严肃感、紧张感,这种固化模式逐渐丧失了对观众的吸引力。

从围观到参与,烧脑综艺意义在哪?

《脑力男人时代》独树一帜,摒弃传统的智力回答,采用全新形态脱口秀。节目不追求参与者的博闻强记,不强调掌握知识量的多少,也不热衷于给观众灌输生僻知识。

网络综艺的崛起,启发思考类节目受追捧。从大陆综艺发展的历史脉络来看,这种加入甚至主打烧脑元素的综艺也是在近几年才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最先内地电视台模仿台湾的一些王牌综艺,如《康熙来了》、《SS小燕之夜》等,由此制作出了一批被观众所熟知的如《快乐大本营》、《超级访问》等谈话类节目。这种传统意义上的综艺形态,随着引入的日韩和欧美综艺所带来的全新冲击,年轻群体已经不再关注这种传统的主持人与嘉宾之间互动的陈旧模式。

无论是轻松的益智游戏,还是有些难度的烧脑,几乎都是通过逆向、异向或发散等思维方式来完成,考验与培养的是人的空间、逻辑、观察、分析能力。

特别是自2014年始,网络综艺的崛起更是愈发把综艺的类型和内容推向垂直化和多元化。网综的主要受众是80、90甚至更年轻的人群,他们思维活跃、乐于分享互动、口味多变、受教育程度较高,年轻群体身上共有的这些特征影响了综艺节目类型和内容的走向。比起以往综艺内容只是博得一笑的娱乐性,各视频网站都试图在内容的打造上倾入更多的思想深度。作为网综的标杆,《奇葩说》成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它在综艺的大框架下,用辩论的形式给人们传递了很多发人深省的观点。虽然它本身不是一档主打烧脑元素的节目,但是在导师和辩手们你来我往的攻击中,若不费脑力思考会很容易跟不上节奏,从而享受不到节目的乐趣。

参与感与互动性是互联网时代的关键词。要打造出有智慧而不高冷的优质网综,就要求对出题的难度、类型和风格进行多方位的把握。《脑力男人时代》显然下足了功夫。

强烈的代入感,满足观众自我认同心理。个性化特征极浓厚的脱口秀节目和价值观探讨类脱口秀节目,对于观众来说,都是在找寻一种归属感,有种寻觅知音的感觉,或是被节目所陈诉的观点击中内心有种找到同类的激动。这一类脱口秀节目带给网友的内心感受是站队。

节目有专门的出题小组,对所出的题目有两点重要原则:

就像你跟着《奇葩说》里辩手的思路在思考一样,观看带有烧脑元素的综艺,一旦进去会给人带来强烈的代入感和沉浸感。这很像是在做数学题的状态,同样的题目摆在你面前,随着做题者开始解答,你也在思考,最后无论结果如何,那种正确时的惊喜感和错误时的好奇心都是难以复制的。《奇葩说》等脱口秀类节目为压力很大的网友提供了释放压力的绝对空间,并通过节目设置强化互动,让网友能够进入解压的气氛中一起玩。

一是最大程度地调动观众的注意力,争取让所有观众都有代入感,能跟随着现场脑力天团一起大开脑洞。

《脑力男人时代》和《脑大洞开》等烧脑脱口秀,让网友从一起评论6666到一起来烧脑答题。使网友从被动代入变成主动跟随,从心理上的站队变为身体力行的实施,将网络的互动特性完全发挥。有网友说道:这一档需要动脑的综艺让我们告别了看脸的时代。

​二是出不同角度不同专业的个性化题目,尽量避免能够快速被网搜到答案的街题,让观众都能自己动脑思考问题,也让观看节目的过程更有意思。

开启直播互动的剧情推理综艺《胜利的游戏》,观众可以跟着嘉宾一起探案,通过已知线索推断伪装者的真实身份,全程参与的忠实观众最后投票成功,甚至能够获得特权直接参与并影响节目进程和走向。《明星大侦探》每期结尾公布真凶之后,也会用单独的篇章来拨开案件的迷云。

纵观节目中的题目设置与展示,手脑并用、生动有趣的丰富题型,英文、数学、推理、音乐等全方位的覆盖,趣味性十足的可视化呈现都成为增强用户参与度的助推器,引得观众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每个脑细胞都被点燃。

相关文章